延绥

故纸上前贤坎坷,醉乡中壮士磨跎。

有一种人,只是一味的‘不满于现状’,今天说这里有毛病,明天说那里有毛病,于是也有无穷无尽的杂感。等到有人开了药方,他格外的不满:这一服药太冷,那一服药太热,这一服药太猛,那一服药太慢。把所有的药方都贬得一文不值,好像惟恐一旦现状令他满意起来,他就没有杂感所作的样子。——梁实秋

“今天的我们,在学习古代先贤智慧的时候,态度很重要。我们是以古人为师为友,恭谦的来学习;还是与古人为仇为敌,尖刻地吹毛求疵。态度会决定你最终从古人那里得到的东西,是有用的智慧,还是无用的故纸。”

“自鸦片战争国门大开肇始,中国传统文化就面临着新兴西方文化的挑战。在“中学为体,西学为用”中纠结半个世纪后,终于五四的“德先生”、“赛先生”引导下开启了非“德先生”、非“赛先生”的草菅传统文化的进程。中医作为传统文化的代表,也受到了盲目的批判,进而全盘否定。时至今日,中西文化之争依旧激烈,各有拥鳖,挟科技及强大国力之势,西学则占据主导。在医学方面的表征便是,西医为显学,中医为鸡肋。西方人,或者说西学的思维方式注重实证,将主客体区分开来进行严密的逻辑推理,最终得到所谓的科学论断。而国人,或者说中学的思维方式则注重体验,即此书前文所言:“以体处之,以心验之”,“天人合一”。因而,造就了中西医在诊断...

“今天社会崇尚科学,甚至希望把人的情感也'科学化'了。于是每天接触到的所谓艺术,往往充斥着对感官的刺激,言语画面的煽情。但这些貌似繁华,其实空洞的艺术,换来的只是思想上的麻痹,永远无法填补我们心灵的空虚。让心灵充实的方法其实很简单:用心去体验真、善、美”

啊墨吉:

摸一个一直挺喜欢的文明古国的鱼
ps
1.本家没有给出具体的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印度人设,其中古巴比伦(第一个)是自行参考资料而作,古埃及参考了埃及同人和模型,古印度区别印度我把头发画长了些。
2.这里与其说是国家更像是文明,古巴比伦文明等。

习俗移人,如油渍面,虽贤者不免

然惟痛惩深创,乃为善变

昔人云:“脱去凡近,以游高明。”

十步之泽,必有香草;十室之邑,必有忠士
香饵之下,必有悬鱼;重赏之下,必有死士

远离微博,长命百岁

 

© 延绥 | Powered by LOFTER